欢迎您光临中国最大的行业报告门户弘博报告!
分享到:
2020-2024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深度分析及产业供需格局预测研究分析报告
2020-01-17
  • [报告ID] 141247
  • [关键词] 政府引导基金
  • [报告名称] 2020-2024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深度分析及产业供需格局预测研究分析报告
  • [交付方式] EMS特快专递 EMAIL
  • [完成日期] 2020/1/2
  • [报告页数] 页
  • [报告字数] 字
  • [图 表 数] 个
  • [报告价格] 印刷版7500 电子版7800 印刷+电子8000
  • [传真订购]
加入收藏 文字:[    ]
报告简介

政府引导基金又称创业引导基金,是指由政府出资,并吸引有关地方政府、金融、投资机构和社会资本,不以营利为目的,以股权或债权等方式投资于创业风险投资机构或新设创业风险投资基金,以支持创业企业发展的专项资金。

政府引导基金规模增长进一步放缓

2012-2018年期间,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增加1092支,复合年均增长率为39.09%;设立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增加17971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为68.74%。

与2015和2016年的高速增长相比,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的数量和自身规模增速在2017年相对放缓趋势的基础上进一步下降,数量和自身总规模同比分别增长11.34%和19.76%。

截至2019年上半年,全国共成立1311支政府引导基金,政府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达到19694亿元,政府引导基金母子基金群总规模约为82271亿元。

华东地区数量和规模均居全国首位

从地域分布来看,截至2019年上半年,华东地区累计成立581支政府引导基金,基金自身总规模达到7106亿元,数量和规模均居全国首位。

排在第二名的是华北地区,政府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达到3985亿元,累计成立198支政府政府引导基金。

华南地区数量和规模均位居全国第三位,华中地区在基金数量和自身总规模上略微领先西南地区;东北地区和西北地区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和规模较为接近。

从2019年上半年新增政府引导基金方面来看,基金数量和规模最多的依然是华东地区。2019年上半年,华东地区新增政府引导基金15支,新增基金自身总规模为379亿元;新增政府引导基金数量第二多的是华中地区,新增引导基金10支;新增政府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第二多的是西北地区,新增总规模为293亿元。

从省份分布来看,引导基金数量(含省级、市级、区县级)排名前三的省份依次为广东、江苏、山东,前三省份的引导基金数量集中度为31.35%;基金自身总规模(含省级、市级、区县级)排名前三位的分别是广东、北京、江苏,前三省份引导基金规模集中度为40.87%。

我国政府引导基金以市级为主

整体上来看,我国政府引导基金以市级为主。截至2019年6月底,市级政府引导基金数量达到675支,占整体数量的比重为51.5%;市级引导基金自身总规模为8693亿元,占引导基金总规模的比重为44.1%。

本公司出品的研究报告首先介绍了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行业市场发展环境、政府引导基金行业整体运行态势等,接着分析了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行业市场运行的现状,然后介绍了政府引导基金行业市场竞争格局。随后,报告对政府引导基金行业做了重点企业经营状况分析,最后分析了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行业发展趋势与投资预测。您若想对政府引导基金行业产业有个系统的了解或者想投资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行业,本报告是您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

本研究报告数据主要采用国家统计数据,海关总署,问卷调查数据,商务部采集数据等数据库。其中宏观经济数据主要来自国家统计局,部分行业统计数据主要来自国家统计局及市场调研数据,企业数据主要来自于国统计局规模企业统计数据库及证券交易所等,价格数据主要来自于各类市场监测数据库。


报告目录
2020-2024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深度分析及产业供需格局预测研究分析报告
[交付形式]: e-mali电子版或特快专递

http://www.reporthb.com/
第一章 政府引导基金相关概述
1.1 政府引导基金基本情况
1.1.1 引导基金定义
1.1.2 引导基金分类
1.1.3 引导基金特点
1.1.4 投资角色定位
1.1.5 引导基金作用
1.2 政府引导基金市场发展原因分析
1.2.1 基金存在必要性
1.2.2 基金存在合理性
1.3 与政府引导基金相关概念介绍
1.3.1 政府投资基金
1.3.2 市场化FOFs
1.3.3 其他相关概念
第二章 产业投资基金中政府定位与行为分析
2.1 政府与产业投资基金相关综述
2.1.1 政府鼓励产业投资基金发展的必要性
2.1.2 政府参与产业投资基金的作用与局限
2.1.3 政府介入产业投资基金经济理论基础
2.2 政府参与产业投资基金的运作模式
2.2.1 政府参与方式分析
2.2.2 政府主导发起设立
2.2.3 政府参与方法策略
2.3 不同类型产业投资基金中的政府职权剖析
2.3.1 具有地域性质的产业投资基金
2.3.2 具有行业性质的产业投资基金
2.3.3 没有任何限制的产业投资基金
2.4 政府在产业投资基金中的职能定位
2.4.1 参与角色分配
2.4.2 运作模式控制
2.4.3 社会职能承担
2.4.4 我国政府定位
2.5 政府在产业投资基金具体环节中的作用
2.5.1 组织模式环节作用
2.5.2 筹资投资环节作用
2.5.3 退出机制环节作用
2.6 政府参与产业投资基金产生的影响分析
2.6.1 对投资方向影响
2.6.2 对投资地域影响
2.6.3 对募资结构影响
2.6.4 对基金治理影响
第三章 2017-2019年国际政府引导基金状况分析
3.1 国外政府引导基金主要投资模式
3.1.1 融资担保模式
3.1.2 参股投资模式
3.1.3 混合投资模式
3.2 国外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主要特征
3.2.1 组织模式
3.2.2 投资规模
3.2.3 经营运作
3.2.4 投资策略
3.2.5 杠杆效应
3.2.6 退出方式
3.3 国外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案例回顾
3.3.1 美国小企业投资公司计划
3.3.2 以色列YOZMA创投基金
3.3.3 澳大利亚创新投资基金
3.3.4 英国政府创业投资基金
3.3.5 德国创投贷款担保计划
3.4 国外引导基金启示与借鉴
3.4.1 投资方向问题
3.4.2 要素比例问题
3.4.3 监督管理问题
3.4.4 资金退出问题
第四章 2017-2019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环境分析
4.1 经济环境
4.1.1 宏观经济概况
4.1.2 固定资产投资
4.1.3 创新驱动要素
4.2 政策环境
4.2.1 政策发展历程
4.2.2 2018相关政策
4.2.3 2019相关政策
4.3 金融环境
4.3.1 财政收支预算分析
4.3.2 社会融资规模状况
4.3.3 股权投资市场规模
4.4 社会环境
4.4.1 社会消费规模
4.4.2 居民收入水平
4.4.3 居民消费水平
第五章 2017-2019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综合分析
5.1 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现状
5.1.1 整体发展进程
5.1.2 城市发展情况
5.1.3 各类基金发展
5.1.4 行业发展概况
5.2 2018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发展分析
5.2.1 基金设立现状
5.2.2 运作管理情况
5.2.3 监管政策影响
5.2.4 创新模式发展
5.2.5 返投比例情况
5.2.6 退出市场情况
5.3 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现状分析
5.3.1 城市发展现状
5.3.2 目标规模占比
5.3.3 各类基金规模
5.4 政府引导基金发展问题与建议
5.4.1 引导基金发展矛盾
5.4.2 实体经济挤出问题
5.4.3 对科创板负面影响
5.4.4 加强引导基金建设
5.4.5 基金运作模式改进
第六章 中国政府引导基金运作模式分析
6.1 设立模式分析
6.1.1 组织形式
6.1.2 出资模式
6.1.3 资金来源
6.1.4 基金结构
6.1.5 投资运作
6.1.6 投资条件
6.2 管理模式分析
6.2.1 管理模式
6.2.2 管理部门
6.2.3 法人结构
6.2.4 管理费用
6.3 退出机制分析
6.3.1 退出与评价
6.3.2 主要退出手段
6.3.3 投后管理要点
6.4 投资模式分析
6.4.1 联合投资模式
6.4.2 融资担保模式
6.4.3 参股FOFs模式
6.4.4 风险补助模式
第七章 2017-2019年中国创业投资和PPP引导基金分析
7.1 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发展综合分析
7.1.1 基金基本概述
7.1.2 基金背景分析
7.1.3 基金模式思路
7.1.4 基金发展现状
7.1.5 基金运作模式
7.1.6 退出模式案例
7.2 PPP引导基金发展综合分析
7.2.1 基金产生背景
7.2.2 基金发展现状
7.2.3 基金属性特征
7.2.4 运作模式分析
7.2.5 基金发展价值
7.2.6 基金发展策略
第八章 2017-2019年中国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分析
8.1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综合分析
8.1.1 基金发展相关概念
8.1.2 产业引导基金功能
8.1.3 产业引导基金监管
8.2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发展情况
8.2.1 基金发展进程
8.2.2 基金发展现状
8.2.3 基金投资方向
8.3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退出机制分析
8.3.1 基金退出模式
8.3.2 退出路径分析
8.3.3 退出环节要点
8.4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产业分析
8.4.1 养老产业引导基金
8.4.2 北斗产业引导基金
8.4.3 旅游产业引导基金
第九章 2017-2019年中国政府引导基金重点投资行业分析
9.1 中国IT行业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分析
9.1.1 中国IT行业发展现状
9.1.2 中国IT行业发展前景
9.1.3 IT行业引导基金规模
9.1.4 IT行业引导基金结构
9.2 中国医疗健康行业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分析
9.2.1 中国医疗健康行业发展现状
9.2.2 中国医疗健康行业发展前景
9.2.3 医疗健康行业引导基金规模
9.2.4 医疗健康行业引导基金结构
9.3 中国半导体行业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分析
9.3.1 中国半导体行业发展现状
9.3.2 中国半导体行业发展前景
9.3.3 半导体行业引导基金规模
9.3.4 半导体行业引导基金结构
9.4 中国金融行业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分析
9.4.1 中国金融行业发展现状
9.4.2 中国金融行业发展前景
9.4.3 金融行业引导基金规模
9.5 中国教育行业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分析
9.5.1 中国教育行业发展现状
9.5.2 中国教育行业发展前景
9.5.3 教育行业引导基金规模
第十章 2017-2019年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发展综合分析
10.1 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发展概况
10.1.1 基金功能定位
10.1.2 发展现状分析
10.1.3 基金作用解析
10.2 地方政府引导基金相关政策解析
10.2.1 东部地区
10.2.2 中部地区
10.2.3 西部地区
10.2.4 东北地区
10.3 北京市政府引导基金综合分析
10.3.1 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10.3.2 引导基金聚焦产业
10.3.3 主要引导基金机构
10.4 广东省政府引导基金综合分析
10.4.1 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10.4.2 引导基金聚焦产业
10.4.3 主要引导基金机构
10.5 江苏省政府引导基金综合分析
10.5.1 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10.5.2 引导基金聚焦产业
10.5.3 主要引导基金机构
10.6 浙江省政府引导基金综合分析
10.6.1 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10.6.2 引导基金聚焦产业
10.6.3 主要引导基金机构
10.7 山东省政府引导基金综合分析
10.7.1 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10.7.2 引导基金聚焦产业
10.7.3 主要引导基金机构
第十一章 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典型案例分析
11.1 北控水务PPP引导基金
11.1.1 北控水务背景介绍
11.1.2 北控星景水务基金
11.1.3 赤峰PPP引导基金
11.1.4 北控国寿水务基金
11.2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
11.2.1 成立背景
11.2.2 组织架构
11.2.3 投资策略
11.2.4 管理机构
11.3 武汉科技创业投资引导基金
11.3.1 基本情况
11.3.2 取得成效
11.3.3 主要做法
11.3.4 存在问题
11.4 四川天府新区政府引导基金
11.4.1 基本概况
11.4.2 产业定位
11.4.3 运作模式
11.4.4 运营情况
11.5 河北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分析
11.5.1 管理模式分析
11.5.2 运作模式分析
11.5.3 投资情况及作用
11.6 内蒙古红土高新创业投资基金
11.6.1 设立背景
11.6.2 组织形式
11.6.3 筹资情况
11.6.4 运作情况
第十二章 中国政府引导基金风险提示及前景趋势预测
12.1 中国政府引导基金风险分析
12.1.1 信号误导风险
12.1.2 资金沉淀风险
12.1.3 产业挤出风险
12.1.4 隐形负债风险
12.1.5 管理运营风险
12.2 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前景展望
12.2.1 科技创新企业发展机遇
12.2.2 粤港澳大湾区机遇分析
12.2.3 5G产业发展前景分析
12.2.4 引导基金国际化发展
12.3 中国政府引导基金发展趋势
12.3.1 重点投资领域
12.3.2 偏好新兴产业
12.3.3 扶持初创企业

图表目录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的分类与区别
图表 企业成长的“投资-不确定性-利润”模型
图表 美国SBICs运作模式
图表 以色列的参股基金模式
图表 Heznek基金在以色列政府创新扶持体系中的位置
图表 苏格兰联合投资基金的运作模式
图表 Nstar联合投资基金的运作模式
图表 2014-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及其增长速度
图表 2014-2018年三次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
图表 2019年中国GDP核算数据
图表 2014-2018年三次产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比重
图表 2018年分行业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长速度
图表 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新增主要生产与运营能力
图表 2018-2019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速
图表 2019年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主要数据
图表 2018年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月度同比增长
图表 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主要数据
图表 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月同比增速
图表 2019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主要数据
图表 2018年与2017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平均数与中位数对比
图表 2019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平均数与中位数
图表 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其构成
图表 2018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图表 2019年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及构成
图表 2010-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成立情况
图表 2001-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投资的项目数量
图表 2010-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
图表 2010-2019年政府引导基金发展趋势
图表 截至2019年不同级别基金累计成立数量占比
图表 截至2019年不同级别基金累计目标规模
图表 截至2019年不同类别基金累计成立数量
图表 截至2019年不同类别基金累计目标规模
图表 2010-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引导基金参与情况(按一级行业分类)
图表 2017-2019年引导基金参与情况(按二级行业分类)
图表 2017-2019年各领域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8年不同级别基金成立情况
图表 2018年不同级别基金目标规模
图表 2018年不同类型基金成立情况
图表 2018年不同类型基金目标规模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各行业占比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评估子的主要指标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团队工作经验的偏好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团队成员相互合作年限的最低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子基金关键人的最低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管理资本规模最低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过往项目退出数量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过往项目退出回报率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过往在当地投资最低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在管其他基金投资进度要求
图表 若GP在当地无常设机构或团队,是否会对子基金管理产生消极影响
图表 在当地无常设机构或团队对子基金管理产生的消极影响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子基金募资进展的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在子基金中出资比例最低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的关联方作为LP出资的比例偏好
图表 若GP关联方出资一定比例,是否会降低GP出资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GP实缴资本的最低要求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出资比例限制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是否会加入子基金投资决策委员会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能提供的增值服务和激励措施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偏好的分红机制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返投比例计算基数
图表 2018年引导基金对投资在当地比例的最低要求(按子基金总规模)
图表 2018年引导基金对投资在当地比例的最低要求(按子基金可投资规模)
图表 2018年引导基金对投资在当地比例的最低要求(按引导基金出资额)
图表 2018年引导基金对投资在当地比例的最低要求(按扣除相应比例管理费后实际可投金额)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对子基金投资于当地企业的认定范围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或子基金的规模是否受到资管新规影响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或子基金为符合资管新规采取的行动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是否会考虑允许境外LP投资子基金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能接受的境外LP最大持股比例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是否会考虑允许境外机构申请成为子基金GP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会考虑的创新模式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是否会进行跟投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偏好的跟投比例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偏好的跟投形式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是否已设立直投子基金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已设立直投子基金的数量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设立直投子基金的总规模
图表 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设立直投子基金的投资方向
图表 2018年GP返投比例完成情况
图表 GP是否希望引导基金调低返投比例
图表 若GP无法满足引导基金返投比例要求,引导基金会采取的措施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退出前景可能受下列哪些因素影响
图表 2019年不同政府级别基金目标规模占比
图表 2019年不同目标规模基金成立数量占比
图表 2019年不同类别基金目标规模占比
图表 2012-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投资数量和一年期Shibor比较
图表 2006-2018年全国和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
图表 2012-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和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比较走势
图表 2012-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投资和GDP同比增速比较走势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的母基金+子基金模式
图表 联合投资引导模式
图表 联合投资合作伙伴的选择流程
图表 联合投资的投资决策流程
图表 融资担保引导模式
图表 融资担保引导模式的业务操作规程
图表 参股商业性FOFs引导模式
图表 参股FOFs的参股申报规程
图表 参股FOFs引导模式投后监管的风险预警指标体系(一)
图表 参股FOFs引导模式投后监管的风险预警指标体系(二)
图表 风险补助引导模式
图表 风险补助引导模式的业务操作规程
图表 政府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的引导模式
图表 截至2019年政府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累计成立情况
图表 天云睿海股权投资结构
图表 广州红土科信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股权结构
图表 PPP引导基金与PPP产业基金比较
图表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受多个机关监管
图表 2018年部分新设政府产业引导基金
图表 2009-2018年政府产业引导基金规模
图表 政府产业引导基金2015年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图表 截至2019年各级别产业引导基金累计成立情况
图表 截至2019年产业引导基金累计目标规模占比
图表 发改委文件规定投向
图表 财政部文件规定投向
图表 产业引导基金在各领域注册情况
图表 养老产业引导基金的运作模式
图表 三类旅游基金的比较
图表 省级政府引导型旅游产业基金
图表 2017-2019年IT行业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IT行业细分领域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医疗健康行业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医疗健康行业主要领域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半导体行业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半导体行业细分领域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金融行业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教育行业政府引导基金参与情况
图表 43号文出台之后的地方性举债融资机制
图表 截至2019年不同地区引导基金累计成立数量占比
图表 2016-2019年各地区政府引导基金成立情况
图表 截至2019年不同地区基金累计目标规模
图表 2019年不同地区基金成立规模占比
图表 截至2019年各地区不同级别基金累计成立情况
图表 截至2019年各地区不同类型基金累计成立情况
图表 截至2019年各地政府引导基金累计成立数量
图表 截至2019年各地政府引导基金累计目标规模
图表 截至2019年各地政府引导基金累计平均目标规模
图表 2017-2019年北京市各级别引导基金成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北京市各类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北京市引导基金投资行业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北京市引导基金投资领域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广东省各级别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广东省各类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广东省引导基金投资行业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广东省引导基金投资领域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江苏省各级别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江苏省各类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江苏省引导基金投资行业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江苏省引导基金投资领域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浙江省各级别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浙江省各类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浙江省引导基金投资行业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浙江省引导基金投资领域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山东省各级别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山东省各类引导基金设立情况
图表 2017-2019年山东省引导基金投资行业分布
图表 2017-2019年山东省引导基金投资领域分布
图表 赤峰PPP项目产业投资基金架构
图表 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组织架构图
图表 2017年天创投引导基金设立子基金情况
图表 河北省政府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受托管理情况
图表 河北省创业投资引导基金运行模式情况
图表 河北省部分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投资情况
图表 内蒙古红土创投各出资方出资情况
图表 内蒙古红土创投对外投资信息
图表 红土创投运作架构
图表 2016-2018年政府引导基金重点关注的投资方向回顾
图表 2019-2021年政府引导基金重点关注的投资方向预测
图表 各国产业引导基金偏好新兴产业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行业投资偏好
图表 政府引导基金在不同投资轮次的参与情况
文字:[    ] [ 打印本页 ] [ 返回顶部 ]
1.客户确定购买意向
2.签订购买合同
3.客户支付款项
4.提交资料
5.款到快递发票